关于青春作文
网站首页 假文盲漫画的启示 乐观的作文 关于青春作文 小学作文教案
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青春作文 > 我的心儿怦怦跳作文400字(我的心儿怦怦跳200字四年级)

我的心儿怦怦跳作文400字(我的心儿怦怦跳200字四年级)

admin  日期 :2021-12-31 04:48:07  浏览 :

本版刊登的诗歌,均出自在校大学生之手,是名副其实的“青春的诗”。从中,可以近距离感受当代大学生对时代、人生、青春、理想的参悟,可以领略诗歌文体的独特魅力,可以体味“青春作赋”的敏锐、蓬勃与力量。

2020年10月31日,一场主题为“美丽古都,青春文都”的“文学之夜”活动在南京——这座中国第一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文学之都”的城市举行。素有中国文学期刊“四小名旦”之称的《青春》杂志,时隔35年重启“青春文学奖”,公布了第六届“青春文学奖”获奖名单,著名作家苏童、叶兆言、韩东,评论家汪政、郜元宝、黄发有等见证了这一“青春时刻”。

1980年至1984年,“青春文学奖”以刊评模式举办了五届,著名作家王安忆、梁左、肖复兴、梁晓声、张平、苏童、韩东等,均系曾经的“青春文学奖”得主。时隔35年重启的本届“青春文学奖”,评选模式改为原创作品征集,并将征稿对象锁定为全球大学生华语写作者。该活动吸引了众多国内高校学子的热烈响应,还收到来自日本、英国、美国、德国、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8个国家和地区22所高校的大学生投稿,其中诗歌投稿达3000多首。

中国是诗歌之国,诗歌是承载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的重要载体。新时代下,中国大学生诗歌创作热情高涨,鉴于此,此届“青春文学奖”在设置诗歌奖的基础上,加持评选出年度十大校园诗人奖。本版特选发他们的部分诗作,以飨读者。

插图:郭红松

尚未足够令人惊喜,便迫不及待地

从夜空落了下来。我们于是突然

置身于一场声音稀薄的雪白广播中。

但对于那些过早就开始酝酿一场雪

的人儿来说,雪永远是迟到的精灵。

我要跟你坦白,它甚至下得很

草率,像初出茅庐的小年轻。

全然不顾明早人们还未醒来,

就要融化的后果。

它已经太迫不及待啦,

享受这纷纷飘落的过程。那时我高兴地

冻着红手红脸,在它们之中手舞足蹈

仿佛自己就是一场收获。多勇敢!

我身上的薄雪,

负隅顽抗着整个黑夜。

一只鹤在远处静止,充满

我手中续杯之茶的甜。

总是这样的时刻,四肢删减

多余的动作;呼吸平复杯中

茶水的波澜起伏。

像是一次无形的垂钓,我不敢动。

仿佛那只鹤的静止,与我的注视

真的有一种游丝般的联系。

稍晚,或稍早一些推门,我就会错过

群鸟构成的液体的猫,趴伏在院子的围墙

然后后脚一蹬,便飞上树梢。

稍早,或稍晚一些我熄灯

在上床之前无可避免地

要在黑暗中悬空两秒,这两秒而不是

那两秒,于是我做的梦,是落水逃亡而不是

在岸边追捕跳入水中逃亡的人。

是○的而不是□的

多年来我擦拭星球,总结出一个

小小的经验:愈明亮的星,高悬天边

表面愈不能凹凸不平。反光的魔镜隐约出

世界上第二美丽的人,甚至那毒苹果

也要圆得左右分明

愤怒像从洗衣机滚筒里

爬出来的缩水毛衣那样,以头抢地

都显得软弱无力。稍早,或更早一些我种树

金银花、榆树和两株刺枣,分列在篱笆的

四个角落,枝干几乎试过所有的发芽方式

但还是有一株没能以自己的颜色

混进春天。为了避免温水煮青蛙的事情

再度发生,我决定更潮湿一些地抽离

柴堆的热情。稍晚,或更晚一些我才去钓鱼

和深渊比过胃口之后,几乎是自动地吊死在

我的鱼钩上,这条蚯蚓,而不是那条蚯蚓

就像支起几面彩旗,母亲将鸡鸭鱼们

串联在轻颤的绳上,比起新鲜味美

家乡的人更安心于腌制的永恒。事物

一如食物,若想长久保存就不能掺杂

半点水分,在阳光底下晒晒也罢

最好能时常见见风。为了入味均匀

刀刀见肉又不能划得太深,想要变得坚硬

就要做好准备,成为一个残忍的人:

你是否愿意往它们伤口上撒盐?解剖一件

残缺的事情,是为了让它们在痛苦中

更加完整。大风封存猪肉的韧性,而时光

也以另一种方式腌制倒悬的人。苦难

和躯体同时变得紧凑,而味道却弹跳地

更加悠长:一棵酸菜就可以做到一盘白菜

做不到的事情。在家乡的诸多腌制品中

我最喜欢绵密的鹅肉,肉色比鸡更深,味道

比鸭更清,虽不如鱼肉平滑,但也不会

遍布暗刺。在诸多家禽中,我也最喜欢

勇敢的笨鹅,据说经过它豆眼的折射

任何事物都会更加渺小,变得可以一啄

无数次,你曾想

拥有这样一对小酒窝

面部肌肉微微拉动,就有足够

大的容量,盛下一切情绪

像一颗石子惊起的涟漪

小酒窝,是最初、最大的那个

它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

一旦示人,就只能无限荡漾

这对小酒窝里,一定

装着一坛陈年佳酿。目光替你

解除内心的禁酒令之后

每看一眼,都是一场酩酊

其实,你脸上的小酒窝

只是被生活挪到了别的地方

在你面无表情的日子

它及时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句号

从枝头到箩筐,是

属于一枚柿子的日落

在往后的日子里

它是否能照亮别的地方

舌尖上,它奉献出

积攒一生的甜。农家人

习惯于用眯眼笑

解读生活的幸福指数

时间这场霜,终究

也降到了柿子上。涂一层

白色、冰冷的护肤膏

抵抗衰老就有了延缓剂

挂霜后的柿子,头颅

被无限压低。霜白的内涵

此后要重新定义——

用白发或零下的词语

小朋友,你那么细小,

细小到哀愁竟从没察觉过你。

一个不太热烈的六点钟,

把我们领进了树林;

那是春野,乱花溅入迷眼,

因前晚的急雨而攒下的水洼中,

揭露出气氛里的天真。

世界倒立的戏法,你见识,

并热衷于踩碎它们间的团结;

我牵远你几次便也作罢,

毕竟,这是难得的,

可以被你无视的后悔。

你还那么小,你的关心也是,

小到仅仅围绕几粒蚂蚁;

而那些漫天的,云的政治,

星宿无理手,茅草发明了木匠……

这些还与你暂无关系,

我只是,为你预习了未来。

你又窜去了另一边,摘些酸果,

失败到又失败了几次,

才终于满足你饥饿的手心。

你耍够了么?小朋友,

我引你看见一颗落阳螺丝般,

松动了夜幕;那滂沱的暗,

就快把我们纳入到它的责任中。

你蹦跳着,你的欢喜在闪烁,

我握住你就像是握住了一枚疼爱的果核。

解决它。斧刃:

为一棵树的告解制造辽阔之口:

“深进去,并要成为它的舌根。

使锋利地倾诉——”

直到它倒下;但,

木桩的截面上继续着涟漪。

是的,春天不会止步……

它抽芽,重新缭绕。

它遵从一个守株待兔的约定。

从前我们坐前后桌

我喊你你的名字

你便回头像注定的重逢

我的口袋总能变出苹果

刚刚好切成两瓣

两口晶润的甘甜

我们尝过同一种滋味

你不知道我一个人的时候不吃苹果

也不知道我执着于喊你闪亮的名字

不过为了看你看我

如果人间的烟火烧得够长

我愿为你在灶炉前取暖

邀你赏一尺繁华

冬日的下午,乘车进城

出村口,刚要转十字路口

透出车窗,看见了记忆中

泛黄的人。准确一点说

她的旁边还有个陌生的男人

和嗷嗷待哺的孩子。他们

有说有笑,满脸幸福的表情

似乎不受寒冷天气的影响

那年冬日,暖阳照着

懵懵懂懂的我俩

在成年人的玩笑里

为我俩缔结婚缘。我俩

都感到不自然,脸红

低头。我竟反复地搓着

双手,心怦怦地跳个不停

像一颗青涩的红豆一样

后来,我一直痴痴地幻想

这一切能够实现。可是

十五岁男孩纯洁的婚姻幻想

就像一场自娱自乐的过家家游戏

走着走着,我们竟成年了

走着走着,我深埋了有些岁月

如今在这十字路口相遇,内心

再无任何波澜。一条笔直的公路

呈现出两段不同的行程

父亲你常说生活是一门学问

大半辈子你一丝不苟经营着你的学问

没人否认做学问你是一把好手

可既是一门学问总要有人不及格

我不像你数理化个顶个

一路下来小旗手技术骨干大师傅

出门远行只为你争得一面墙的荣光

最后却也被你撕扯下来搓捏成团

如同我皱巴的青春你拧巴的人到中年

滚落到墙角等待母亲打扫

我常羡慕又怜悯一些人

譬如母亲几副碗筷摆出一桌学问

爷和奶一亩三分地根植一生学问

还有姐整日只琢磨嫁个男人

而我曾被摁在书里找学问

又一头扎进钢筋水泥里找学问

很长一段时间

也没能弄个所以然

经年当我在一个个身心俱疲的夜晚

也能安然入睡甚至做个美梦

我总算学会克制

并收好那跳蚤一般的怜悯

等待着等待着那些一切

成为一番笑谈又或成为另一番学问

比王小波稍早一些我迎来了我的黄金时代

我疯狂地想吃想爱

当然也想成为天上一朵半明半暗的云

甚至我还想去外太空捣鼓捣鼓奥林帕斯山

有时却想回到母亲的子宫再出生一次

十八怒了红着脸你个孬种

不孬种是不会红脸的

孬种也没有资格拥有一个不痛不痒的青春

当我开始报复性地去破碎去完整

十八说你得学会流泪

可从来没人教我如何湿润自己的眼眶

流泪没人觉得是一件需要学习的事

我未曾刻意留意何谓大人模样

数个白天黑夜后却惊觉

我那张不谙世事面孔成了一张浮世绘

诡谲却又棱角分明

让人挪不开眼睛爷奶爸妈和姐姐都挪不开

于是那些眼珠也在黑夜中亮起

白日里熄灭

肉眼可见天地真是敞亮起来了

十八说你得睁大那双豆粒大的眼睛

这样周遭才不会过于声色犬马

你才不会过于逼仄过于疼痛

哪天当你的心门没了把手

你甚至不需要一花也能一世界

我信以为真

直到心门连蜘蛛网都未曾再结上一张

临了还是迎来一个开到荼靡的春天

十八也终于学会了保持沉默

我用沉默煮熟家中

仅剩的那半碗生米

模仿20年前一位年轻女人

把同样的无奈之举,搁进锅中清炒

电饭煲早已蒸干,一个人的乡愁

筷子坠地,点燃我内心的枯海

米饭粘锅的焦味正从第一个故乡赶来

告诉我,与这个女人之间的距离

烟囱里走失的方言,再也回不来

我像是一只丧失味觉的动物

我越来越熟悉她了,只因为她

对我越来越陌生。就在昨日

在柴米油盐中,我看到20年前

她轻皱的眉头,这么多年

我才学会如何向一碗米饭谢罪

我刚去世的祖父说

如果把世界倒转过来

土地就会成为天空

那时风雨反向,尘泥悬浮

当踩上了太阳和月亮

我们就会去仰望一颗西红柿

仰望它怎么从无到有

一朵酥软的黄花

团结成坚硬青色的果子

等到纸样薄的皮,裹住了满满

满满一个夏天的浆液

赤红地挂在那里

我们就仰望,仰望那颗西红柿

想象它果肉如何厚实多汁

爆裂在咀嚼中柔软甜蜜

它会胁裹着草木独有的鲜活

滑落到灼烫的胃里

分解,重组

撑起无数个泛着金属色的日子

就想象,一切有关西红柿的秘密

它在连缀的语言里无穷无尽地复活

最终垂落成我们身体的某个器官

我们就是这样去生存的

是终究会踩着巨大的太阳和月亮

对着一颗西红柿,合十手掌

尾随下山的虫蚁

我是一头不辨方向的林中巨兽

在每个诗人都仰面的秋天

就挪着如思想一样星河破碎的步子

尾随一群虫蚁反反复复迁徙

就路过大山大河,路过昨天的昨天

路过一把把迸发笑声的割麦镰刀

路过总是无人伸手抚摸的花间小道

机警的狂风刮净天边蒙尘的絮云

当如是笨拙去追随了一场生命的灵巧

我抖落一身徒有其表的繁复符号

期盼着,只为所有不请自来的雨后睡眠

求取一个大地上最温暖神秘的暖巢

追踪一条被爱慕的鱼。追踪一个词。

一个词冷静,一条鱼执着。

途中有猛虎,烈日,白鹿,狐狸,

途中,乌龟和兔子的结局

充满戏剧性。我不说得或者不得

返回到词,留有遗迹的面积缩小的书

原谅了词,返回到鱼

肉体给船和铜板,骨头给大海,一直是。

其实,它和水没有关系

只是,借水打磨棱角,

将长久的一条大河理解为永恒的国度。

它和鱼其实也没有关系,只是

穿着鱼的外衣

在幽深处,喜欢演鱼的亲戚

治疗生活的剩余。

傍晚时,你喜欢做一个干净的点金石

数着在所有春天的陆地

期冀一只船靠岸。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继续阅读下方的相关内容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Powered By 爱作文网 网站地图
鄂ICP备202100883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