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青春作文
网站首页 假文盲漫画的启示 乐观的作文 关于青春作文 小学作文教案
当前位置:首页 > 假文盲漫画的启示 > 妈妈我想对你说作文400字(我想对老师说450字满分作文)

妈妈我想对你说作文400字(我想对老师说450字满分作文)

admin  日期 :2022-01-02 17:33:07  浏览 :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

一封来自台湾的家书漂洋过海抵达大陆,落在朱枫的手心上,当她得知女儿邀请自己去台湾团聚时,心中感慨万千,却只是无奈的付之一笑。

写信的人名叫陈莲芳,是朱枫与前夫陈傅良的女儿,每次想到这个女儿,朱枫的心中总会有一些愧疚。自从前夫陈傅良因病去世后,朱枫便投身革命,无暇照顾陈莲芳,只能将她托付给自己的妹妹朱贻云抚养。

朱贻云夫妇身居国民党上层机关工作,陈莲芳自幼与他们一起生活,深受影响,等她长大成人后,在朱贻云夫妇的撮合下,嫁给了国民党机关的官员王昌诚,

彼时,人民解放军挥戈南下,势不可挡,国民党败局已定,在解放前夕纷纷溃逃,台湾成了国民党残余部队最后的归处。

陈莲芳也跟着自己的丈夫王昌诚一起离开大陆,逃奔台湾。由于朱枫保密工作做得很好,陈莲芳以及她的妹妹等人都不知道朱枫早已投身革命,只以为她是普通的商人。所以,陈莲芳在抵达台湾以后,才会寄出这封家书,邀请母亲朱枫前往台湾团聚,并随信寄来一张“入口证”,帮助母亲顺利成行。

好在,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建国前夕,和平生活即将到来,战争岁月将成为过去,一家人多年来战斗在天南地北的情况马上也要结束,朱枫向往着家人团聚的愿望马上就能实现了。

朱枫的丈夫朱晓光在这个时候身染肺结核,卧床养病,引得朱枫思念渐浓,归家之心更甚,他知道丈夫是多年来积劳成疾,期盼自己能早日结束工作,陪伴在丈夫的病榻左右。

朱晓光时任上海市新华书店的主要领导,已经不用四处奔波,在上海安稳下来,做一些轻松的接收工作,只等朱枫回到上海,一家人就可以过上稳定的普通人家生活。

朱晓光和朱枫夫妇的生活现状,组织上非常了解,也非常关切,在朱晓光患病以后,特意安排将朱枫调往上海工作,让他们夫妇二人可以在上海过上稳定安逸的幸福生活。

正在香港工作的朱枫闻讯后,内心十分欣喜,为了能早日返回上海,她将自己带在身边正在香港读小学的儿子朱明托朋友送回上海,自己则不分昼夜地加紧工作,希望将手头的工作尽早了解,尽快交接。

朱枫的加班加点很快取得成效,手头工作很快就迎来完结,她激动地给自己丈夫和女儿写信,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

如果按照这样的路线发展下去,朱枫未来一定会与家人过上美好的幸福生活,然而事与愿违,

彼时,负责情报工作的舒同、潘汉年等同志,向朱枫这位红色特工再次下达了一次特殊任务,需要她漂洋过海去台湾执行。

多年苦守的愿望,在即将达成的那一刻,被一道命令打破。舒同和潘汉年等同志自然心知肚明,他们的内心也备受煎熬,深知让朱枫去执行这次任务,会打破一个沉浸在与亲人团聚的人的美梦。

然而,这位参加革命多年,从事情报任务经验丰富的红色特工,具备了本次重要任务的独特优势,其他人根本无法比拟,为了提升任务完成的概率,她自然是不二人选。

年过不惑的朱枫,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组织上之所以选中她来执行任务,是因为她有一个女儿在台湾,由她前往台湾执行任务,顺理成章,不会引起敌人的怀疑,而且她多年来从事特工工作,无论是忠诚度还是机敏度都是上佳人选。

命运如此,螳臂如何挡车呢?在命运的大轮之下,走在时代十字路口的朱枫,毅然选择舍弃自己个人的私利,挺身而出赴敌营,为人民谋取更好的未来。

原来,1949年10月24日,三野十兵团攻击金门古宁头;以及11月5日,三野七兵团进攻舟山群岛中的登布岛,皆因为情报不准确,导致战斗结果不理想。而当时的台湾在国民党的控制下,对地下党组织破坏十分严重,已经无法获取准确的情报并传递出来,需要有人前往台湾,与台湾的地下党组织重新取得联系,获取准确情报送回大陆。

朱枫此次前去,就是要完成这个重要的任务,但在国民党严密监控的眼皮子底下,想要瞒天过海取得精确情报并传递出来,对任何红色特工来讲,也绝非易事。此去,重任在肩,亦是前路未卜!

朱枫是优秀的红色特工,对她而言牺牲不可怕,她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是与家人再次分别的情感,着实令她难以割舍。

刚刚才写信给家里,说自己随时可以去上海与家人团聚,此刻却接受了绝密任务,对家人也无法公开,该如何解释自己的“出尔反尔”?她用一封难懂的家书,寄给了丈夫朱晓光:

兄妹倒置,隐去具体的时间和地点,只通过一些模棱两可的话,叙述相思,这是朱枫作为红色特工,留给家人最大程度的讲述。

出于秘密工作的特殊要求,朱枫无法言明自己承担着什么,但她对家人的思念和对团聚的渴望,却通过临行前的家书,体现得淋漓尽致,读之感伤。

寄出第一封家书后几天,她再次写信给丈夫,这一次的书信虽然字数不多,但字里行间的强烈情感,跃然纸上,直抵心扉:

从信中的内容来看,朱枫是在安慰丈夫,其实,她又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呢?她在寄给丈夫的照片后面,写了一段饱含深情的话:

最终,朱枫重新拿出那封台湾女儿

1949年11月25日,一艘“风信子号”客货海轮从香港的维多利亚码头出发,载着朱枫一往无前地向台湾基隆航行而去。

海岸从海天相接的位置出现,逐渐在视线里放大,当岸上的人脸也清晰可见的时候,“风信子号”客货海轮靠岸了,正式抵达台湾基隆。

岸边熙熙攘攘的人群向海轮的方向涌来,他们之中有等候取货的商人,也有等候迎接客人的亲属,在他们之中,有朱枫的女儿、女婿、妹妹和妹夫,他们早已来到码头等待朱枫,对这位许久未见的远来亲人翘首以盼。

朱枫与他们相见的一刻,是母女团聚、姐妹重逢的一刻,回家的路上,她们脸上挂满久别重逢的喜悦,嘴里有说不完的话。

朱枫与他们的情感没有半分作伪,浓浓的亲情发自她的内心,然而她有许多心事不能向她们一吐为快,因为地下工作的纪律,她承担了更重要的责任和担当,只能让一些无法泄露的秘密,继续隐瞒下去。

当晚,朱枫住在女儿和女婿的家中,母女俩聊了很久,当她重回一个人的卧房时,却久久无法入睡,她想到了陈莲芳同父异母的妹妹陈悼如(后改名为朱晓枫),如今已经是一位人民解放军的光荣战士,而女儿陈莲芳则是国民党特务,姐妹俩选择了不同路,未来难以共处,内心神伤,却也无可奈何,她又能做什么呢?

朱枫意志坚定,短暂的感伤后便恢复了平时的冷静,她深深地知道,此次前来台湾,她是母亲,也是姐姐,更是一位身负重任的红色特工,

这位化名“老郑”的蔡孝乾,经历很不一般,他出生于台湾省彰化县花坛乡,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台湾人,后来去上海中国共产党创办的上海大学社会科学系读书,受到瞿秋白、任弼时等人的思想影响,成为一名进步青年。

1926年重返台湾后,积极宣传革命,并在1928年参与组建台湾共产党。同年,为躲避日本当局的追捕,重返大陆,在罗荣桓的安排下,来到中央苏区的列宁师范学校(团校)任教。工作期间结交了两位密友,分别是毛泽覃、胡耀邦,蔡孝乾后来回忆道:

除此之外,蔡孝乾还参加了震惊世界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是长征中唯一的台湾籍共产党人。

二人见面后,蔡孝乾非常高兴,在朱枫传达了华东局领导的指示,并将随身带来的一封密信交给他时,得到了蔡孝乾充分的信任。

蔡孝乾将近期台湾工委为迎接解放军所做的努力,向朱枫进行了通报,在通报完毕以后,同样取出了一份绝密情报交到朱枫手中,并表示在未来的日子里,还会有后续情报材料交给她,二人交谈和交换资料的过程非常顺利,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在秘密接触结束后,朱枫安全回到了女儿和女婿的家中。

与蔡孝乾的顺利接头,令朱枫心情愉悦,任务的顺利进行,也就意味着她可以早些时候完成任务,重返大陆同家人团聚。

朱枫与蔡孝乾成功接头一个星期后,准备与她预计接头的第二个人物见面,这个人名叫吴石,时任国民党方面的“国防部”参谋次长,是一名中将,可以说是位高权重,手里极有可能掌握了非常重要的情报,是她此行最重要的一个接头人,能否完成党交给自己的任务,在此一举。

对于红色特工而言,深入敌后虽然是经常事,但在地下组织遭到严重破坏的台湾与台湾的官员接头,其实风险要远高于地下组织完整的区域,

吴石中将,早年在读武昌预备学校和保定军官学校就读,在校期间表现十分优异,无论是年终考试或毕业考试,全校第一的宝座都非他莫属。后来他又到日本陆军学校留学,毕业后考入日本陆军大学,因为他的成绩一向优秀,在军界很快就崭露头角。

抗战爆发时,吴石已经是白崇禧的顾问,但他并不觉得自己很有成就,反而心中的担忧很深,因为他亲眼见到了国民党的军队腐败、无能的现象,对此颇有不满。

他对国民党军队的不满态度,曾对自己的保定军校同学吴仲禧明言过,他认为抗战以来,国民党军队屡战屡败的原因,在于将帅无能,纪律废弛,并依依列举一些无能之人得到重用以及白崇禧这样的高官也无法参与保卫武汉这样的大作战计划讨论等情况,针砭时弊,字字珠玑。

吴仲禧对吴石的见解深以为然,同样开诚布公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但当时他并没有向吴石公开自己中共地下党的身份,毕竟表明身份这种事情牵连甚广,不能因一时冲动而做决定。

吴石对国家和民族的热爱是发自内心的,对国民党军队腐败和无能的痛心疾首也是真实的,后来他在

解放军渡江和解放上海等重要事件中,背后也都有吴石的身影,立下了汗马功劳。

吴石在上海解放前夕接到任务,随同国民党来到台湾,继续隐藏身份工作,代号为“密使1号”,其实他的身份和朱枫最为相似,都是历经多年磨难,在重重危险中走过来的人,本可以过上幸福生活,却因为党和人民的需要,继续在危险中奉献自己的力量。

吴石在与朱枫见面之前,一直都在搜集绝密情报,只是苦于台湾的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失去了传递情报到大陆的途径,只能搜集后将这些极其重要的绝密情报藏在自己的身边。

在这种情况下,朱枫的突然出现,令吴石喜出望外,二人谨慎地安排了见面后,互相确认了身份,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油然而生,英雄惜英雄,他们在吴石将军的书房里聊了很久,朱枫将一封刘栋平(华东局负责台湾地下工作的领导)的亲笔信交给吴石过目。

吴石看过信后,心情十分激动,刘栋平在信中给了他这么多年来的工作极大肯定,又表示了亲切的慰问,吴石内心得到极大安慰,也通过这封亲笔信最终确认了朱枫的可靠身份。

吴石起身走到书房的北墙,墙面有一个钉着蝴蝶标本的镜框,他掀起这个镜框后,一个小巧的保险柜出现在眼前,他此举没有避讳朱枫,说明已经完全对朱枫信任了。

随后,吴石在其中取出一个圆形的小铁盒,郑重地交到朱枫手中,朱枫感受到吴石手中物品的重要性,起身接过。

吴石说出的一番话,令朱枫大为吃惊,也令她更加感受到手中情报的重量。原来,这个小铁盒中装着的是微缩胶卷,其中包含了《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大小金门的《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置图》,以及各防区的《敌我态势图》等等资料。

吴石将军的这份绝密情报详细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囊括了台湾海、陆、空部队的番号、代号,武器弹药、坦克、装甲车等具体数量,甚至是官兵人数以及一些重要军官的名册等等,无一不涉及。

朱枫将这份情报通过香港成功传递到大陆,送到华东局情报部。这份绝密情报立即引起了组织上的重视,为了保险起见,舒同亲自将这份珍贵的绝密情报递送北京总参作战部。

这批情报送达毛泽东手上以后,毛泽东在翻阅的过程中,面露严峻,在翻看的过程中,不停地用红蓝铅笔做着标记,这份机密情报显然得到了毛主席的认可,他在看过以后,对总参作战部长问道:

总参作战部长将朱枫和“密使一号”的情况向主席做了汇报,毛主席听完以后,非常高兴,对他说道:

作战部长领命后转身离开之时,却被毛主席再次叫住,主席对他说:“慢走,我要亲自写几句 话给你带去。”随后走到办公桌前坐下,稍作沉吟后,在一张在红竖格信纸上泼墨挥毫,数行苍劲的大字一挥而就:

主席将这幅字交给作战部长,这才再次说道:“你回去,别忘了给他们记功哟!”

由此可见,这份由吴石搜集,朱枫负责传递出来的绝密军事文件,价值有多高。可惜的是,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国际形势风云突变,这份价值无可估量的绝密资料,最终没能发挥出全部作用。

朱枫在台湾共逗留了数十天,数次与吴石将军和蔡孝乾接头,传递出了价值非常珍贵的绝密情报数份,成功完成此次台湾之行的任务,在得到了组织上“速回”的指示后,她让女儿帮忙买了返回香港的船票,顺手写了一张便条托人捎给上海的家人,内容只有寥寥数字,却传达了她即将返程与家人团聚的强烈期待之情:

一张字条,慰藉的是隔海相望的双方,家人日夜担忧她的心,因为这张字条的到来,得到最大限度的安慰,他们知道,这一次团聚的日子,近了!

发船的日子在一分一秒中靠近,国民党特务对台湾中共地下党组织的破坏行动却愈加疯狂,在最近的一次国民党特务行动中,化名“老郑”的蔡孝乾不幸被捕,在敌人的严刑拷问之下,

风云突变之际,吴石将军的贴身副官、陆军上校聂曦突然到访,他也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员,此次冒着巨大风险前来与朱枫见面,就是要通知她,蔡孝乾已经变节,并已经将她供出来,马上就会有人前来抓她。

朱枫闻讯,心中大惊,知道自己的处境已经十分危险。聂曦继续说道:

朱枫很快镇定下来,给女儿和女婿留下离开的字条后,立刻离开,前往阿里山大酒店暂避。

香港的空中与海上航线此时已被完全被封航,朱枫手中的船票,自然也成为了一张废纸,如何才能脱离虎口,成为朱枫当下最紧要的事情。

朱枫托人打听后发现,此时想要外出难如登天,但却尚存一丝机会,两天后会有一架军用运 输机飞往舟山群岛中的定海机场,这是她逃离台湾唯一的机会。然而,一个被国民党点名抓捕的人,想乘坐敌人的军用运输机逃跑,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尽管希望渺茫,但朱枫此刻已经别无选择,多停留一分钟,危险就会增大一分,她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将这个想法告知了吴石中将,看看他是否有办法助自己一臂之力!

吴石将军闻讯,全然不顾自身的安危,

朱枫乘机逃离台岛以后,成为叛徒的蔡孝乾带着台湾“保密局”的人随后赶到,当他们到达朱枫女儿和女婿家时,发现朱枫已经离开,消息传到毛人凤耳中,立即引来他的勃然大怒。

原本想供出朱枫的行踪来“立功”的蔡孝乾,此时反而因此引得毛人凤大怒,立刻不安起来,立功心切的他,又将吴石将军给供了出来。

叛徒蔡孝乾虽然与吴石将军同在台湾工作,但他与吴石将军其实并没有联系,只是知道他曾经给地下党提供过情报,此刻将他出卖,就是想“将功补过”。

蔡孝乾提供的这个消息令毛人凤转怒为喜,如果能证明吴石是地下党的话,即便对他来讲,也是大功一件。毛人凤立即将此事上报蒋介石,蒋介石听闻消息后,怒不可遏,当即下令逮捕吴石。

吴石将军被捕后,时任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总长的周至柔,亲自带人去他的家中搜查,发现了吴石将军亲笔签发给朱枫的《特别通行证》,因此暴露的还有帮助朱枫逃脱的人,包括吴石将军的妻子和下属聂曦以及陈宝仓中将等人。

朱枫的行踪被敌人掌握以后,敌人立即派出“保密局”特勤处的人赶往舟山进行抓捕。

朱枫抵达定海机场后,没做任何停留,连夜离开定海机场来到沈家门,在那里找到一家天主教会主办的“普爱医院”暂时栖身,幸运的是,在这里她遇到了一位名为赵又侠的老同学,二人阔别20余年,此刻相聚,又惊又喜。

敌人对朱枫的搜捕已经达到近乎疯狂的状态,他们派来的“保密局”特勤处人员,为了抓捕朱枫,进行“地毯式”搜索,一家一户也不放过。尽管赵又侠极力掩护,帮助朱枫艰难地挺过了两个星期,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敌人的搜捕,

敌人追捕朱枫为何不遗余力?因为蒋介石对抓捕朱枫的命令是“死要见尸”,可见敌人对朱枫的痛恨程度。

朱枫被捕后,没有立即被转移走,而是就地关在了沈家门的一个看守所内。朱枫自知这一次在劫难逃,敌人一定不会放过自己,而且自己身上承担的事情太过重大,

朱枫将随身携带的金链、锁片、金镯子依次折断,吞入自己的口中,然后平躺在卧榻之上,安静地等待生命结束。

然而,敌人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在发现她吞金自杀后,不惜动用军用飞机专程将她从舟山送回台北,并送到“荣民总医院”进行紧急抢救,就这样,朱枫自杀的目的没能达成。

朱枫被关到监狱期间,敌人想通过亲情来转化她的立场,他们让朱枫的女儿、女婿、妹妹、妹夫来劝说她,但她始终保持忠贞,坚持自己的立场,宁死不屈!

身为国民党特务的女儿劝说母亲朱枫时,

1950年6月的一天,朱枫的牢门被人打开,毛人凤肩佩中将衔徽、身着美式军装走了进来,他是敌人最后来劝说朱枫变节的敌人,朱枫带着轻蔑的眼神扫了他一眼,并冷笑一声。此举,当即惹怒了毛人凤,他一拳砸到桌子上,同时大喝一声“够了”,本想给朱枫一个威慑,没想到朱枫早见惯了这样的虚张声势,没有任何反应。

毛人凤接着说道:

敌人想做什么,朱枫心中比谁都清楚,这种“糖衣炮弹”又岂能奏效?毛人凤的一番话,只换来了朱枫更加蔑视地回应。

毛人凤发现自己的办法不奏效后,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向朱枫气急败坏地咆哮:

在毛人凤的话语中,朱枫清晰地感受到了他发出的死亡威胁,面对敌人恐怖的施压下,朱枫依然面不改色,大义凛然地反问毛人凤:

一番话脱口而出,如同一柄柄正义之剑直击毛人凤的耳膜,令他一时间语塞,恼羞成怒之下,毛人凤亦不愿再做纠缠,将残忍的一面完全显露出来,他向“特勤处”副主官做了个手势,朱枫便被敌人押送出去,与吴石中将、聂曦上校、陈宝仓中将三人,一同被押到马场町刑场,随着罪恶的枪声响起,四人应声倒地,但他们宁死不屈地精神,却始终留存,直至今日。

朱枫壮烈牺牲以后,家人们顶着悲痛,60年如一日地寻找着她的遗骸。

2010年3月9日,在台湾史学家徐宗懋和雷元荣、朱宏源的大力帮助下,终于在克服重重困难后,于台北市民政局殡葬管理处找寻到了朱枫的遗骨。

2010年12月9日,刘添财乘飞机从桃园机场飞至北京,将朱枫的骨灰带回大陆后,交给了朱枫的外孙女徐云初,暂厝于八宝山革命公墓。

2011年7月12日下午,朱枫的外孙女徐云初夫妇带着朱枫的遗像和覆盖着党旗的骨灰盒,乘坐国家安全部门的包机,降落在宁波栎社国际机场。亲手将遗像和骨灰盒交到朱枫女儿朱晓枫、儿子朱明的手中。

朱晓枫手捧妈妈的遗像,一时间百感交集,只说了一句

时隔60余年,朱枫与家人团聚的愿望终于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完成了,留给子女无限的思念和悲痛。

朱枫烈士的骨灰最终被安置在镇海革命烈士陵园,当地政府在朱枫故居设立的纪念馆,她用生命书写了忠贞,在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里,成就了一段传奇,用娇弱的身躯和璀璨的人生,谱写了永不妥协的赞歌。

朱枫烈士,历尽千般苦,只为心中的崇高信仰,哪怕是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面对立场不同的女儿苦苦哀求,她始终不改初衷,忠贞不屈,用生命捍卫了信仰,她的伟大精神,值得今天每一位后辈学习!

时间飞逝,祖国如今已然强大,那些为祖国流血牺牲的烈士、英雄们,却是我们永远也不该忘记的人!

继续阅读下方的相关内容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Powered By 爱作文网 网站地图
鄂ICP备202100883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