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青春作文
网站首页 假文盲漫画的启示 乐观的作文 关于青春作文 小学作文教案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学作文教案 > 写信作文400字(给妈妈的一封信450字优秀作文)

写信作文400字(给妈妈的一封信450字优秀作文)

admin  日期 :2022-01-03 04:12:02  浏览 :

陈麦青

《黄易友朋往来书札辑考》,薛龙春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21年8月出版,657页,168.00元

两年之前,由北京三联书店出版的《古欢:黄易与乾嘉金石时尚》,是薛龙春先生为其所撰《黄易友朋往来书札辑考》

《古欢:黄易与乾嘉金石时尚》,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9年9月出版,352页,82.00元

曾经友人梁颖先生整理校释,并由江苏凤凰出版社原色影印的上海图书馆藏庞虚斋旧物《国朝名贤手札》中,有黄易致藏书名家拜经楼主人吴骞一札,系黄易为感谢吴骞以所著《国山碑考》寄赠,因举其搜访所得汉《武梁祠画像》拓本全套报答,并再求《国山碑》精拓全本而专致吴氏者。笔者曾在《虚斋藏札中的人和事》(载2017年4月15日澎湃新闻·上海书评)一文中,述及此札,并以吴氏《拜经楼诗集》《吴兔床日记》等相关文献,考其事当在乾隆五十九年(1794,甲寅)至六十年(1795,乙卯)间。虽相去不远,然仍憾未得更加确切之证。今《辑考》所收,除黄氏此札

昨岁有荆溪令唐君仲冕,下车即往寻此碑,摩挲椎拓,且拟结亭以覆之,可为盛事,想博雅君子亦所乐闻。设能锡之篇咏,以纪其事,非特弟预此荣施,俾荆南又增一故实矣,幸何如之。

是其又为时任当地县令的唐仲冕等拟构亭护碑一事,请黄易作诗纪咏。今《辑考》之中,恰又有唐仲冕致黄易之札残件

另据《辑考》中有考为乾隆五十七年(1792)九月之前的储润书致黄易一札

其实,黄易对一些碑版拓本的留意访求乃至获取,往往会早于如今一般常见的记载和那些目前尚存的传本,如关于其收藏唐代名碑《麓山寺碑》及碑阴拓本一事,有《岱岩访古日记》所记嘉庆二年(1797)二月初五日,“秬香赠余李北海《麓山寺碑》旧拓本,‘黄仙鹤’等字尚在,后有米元章题名,亦作北海体,精妙可爱”。又有《嵩洛访碑日记》及《嵩洛访碑图》册内《小石山房图》题记所记嘉庆元年(1796)九月二十八日,“虚谷见赠《岳麓寺》碑额、碑阴”,“(虚谷)赠余龙门造像百余,李北海《麓山寺》碑阴、碑额”等,皆黄氏自记;而上海图书馆藏何绍基旧物《麓山寺碑并阴》内,有何氏咸丰壬子(二年,1852)一跋,也忆及“余于庚子秋舟泊济宁,曾于郭氏购得黄小松所藏宋拓《麓山寺碑》并阴,有小松及覃谿、瘦铜诸题记甚精。隔宿乃为人中途夺去,意甚悔惜”。何氏所云庚子,即道光二十年(1840)。凡此,均属稍事翻检即可得者。然《辑考》中又有方维祺致黄易一札

与黄易同好金石、又是好友的武亿,还曾受黄氏之托,为拓著名的“嵩山三阙”,《辑考》中有考为乾隆五十二年(1787)三月其致黄易一札

黄易致赵魏札(17-7)

另可附此一说的是,黄易有友人洪亮吉,字稚存,乾隆五十五年(1790)榜眼,亦当时学者名家。其《卷施阁诗》卷七“缑山少室集”(乙巳至戊申),收乾隆五十年(1785)至五十三年(1788)间诗作,其中有《自密县至登封谒嵩高山,留山下三日,遍游嵩阳书院及少林寺,回塗访三石阙》四首,其四曰:

太室少室阙,开母季度铭。兹文在世间,一字一列星。我来游嵩高,兼谒县吏庭。觅得数拓工,南北敢暂停。如猨升松梢,先剥苔藓青。闻声不见人,墨汁树杪零。三日始毕工,为文谢山灵。字既径寸奇,文亦比六经。牛车驮百张,回铺草元亭。

则其当年亦曾往游嵩山,并拜见地方长吏,得觅工访拓,满载而归。不过,今《辑考》所收其致黄易诸札中,述及曾以《汉射阳县石门画像》拓本奉赠黄易,并获黄氏所赠《武梁祠画像》《范巨卿碑》及《琅玡台石刻》等,皆在乾隆五十一年(1786)至五十三年(1788)之间,其时两人且有过从,还通报武亿、冯敏昌等金石之友新得碑刻诸拓,而无一言道及访拓嵩山诸阙之事。

黄易一生访碑考古,多有文字画作,记其行程踪迹、始末大略。传世最著名者,有嘉庆元年(1796)九、十月间的《嵩洛访碑日记》及《嵩洛访碑图》册,嘉庆二年(1797)正月至二月的《岱岩访古日记》及《岱麓访碑图》册,还有《得碑十二图》册、《访古纪游图》册等。所有这些日记、图册,包括图册中的题记,其文献资料价值,长期以来一直为有关研究者所重视,至今仍然。而《辑考》所收信札中,又有不少内容,可进一步补充史实,丰富细节,亦多值得留意。如嘉庆元年(1796)六、七月间黄易致济宁当地富而好古之郑震堂一札

久思走晤,因孙观察嘱办《寰宇金石目》,急欲告成,无日不事笔札,致未如愿。满拟书成后,八月中旬践约赴曹,再作嵩洛之游。讵江南漫口,兰河帅在忧闷之时札嘱往看。弟虽不欲久留,而旧日受恩最深,势不能不作速前往。日内即须束装,颇形拮据。

因知黄易访碑日记所载成行于嘉庆元年(1796)九月之初的嵩洛访碑,原已定在八月,不料恰逢江南漫口,南河总督兰第锡急命前往治理,最终只能稽迟月余。《辑考》所收武亿乾隆六十年(1795)致黄易一札

又如尽管黄易《访古纪游图》册中《金石重盟》一图之题记,以及其旧藏《唐拓武梁祠画像》、“汉魏五碑”中《宋拓范式碑》《魏元丕碑》内相关题跋观款等,皆已记乾隆六十年(1795)乙卯之冬,黄氏由杭州返济宁途经苏州时,与吴门收藏鉴赏名家潘奕隽、陆恭等同好诸友互出珍藏,品评题识之雅聚胜缘,然读《辑考》所收潘奕隽于黄易将离苏州之际致其一札

十六年寤想,两三次剧谈,殊觉中怀之未尽也。意欲持笔墨就正,既自愧其不工,又天寒晷短,俗冗扰之。今将箧中所存粗扇一柄奉呈求教,知公爱我,故不敢自匿其丑,以觊有所指示以自益耳,幸勿吝……《秋影图》不敢草率,容续奉。肃此奉达。明日如未行,当再出城图晤也。小松先生侍史,愚弟隽顿首。

同样,《辑考》另收黄易致潘氏二札

黄易致潘奕隽札(170-2)

此外,《辑考》所收,有札致黄易之邹蔚祖(字文若,号霞城),黄氏《嵩洛访碑日记》中曾提及其人,但谓:“新安邹大令霞城能文嗜古,亦来订交”,“邹大令霞城遣苍头来,索书楹帖”,皆颇简略。若得读《辑考》中邹氏致黄易之札

马成名先生《海外所见善本碑帖录》

乾隆四十八年(1783)九月,鲍廷博有札致黄易

乾隆五十一年(1786)九月,黄易有札致友人陈灿

乾隆五十七年(1792)十一月,鲍廷博于其致黄易札

乾隆五十九年(1794)五月,鲍廷博致黄易札

鲍廷博致黄易札(47-4)

乾隆六十年(1795)二月,翁方纲致黄易一札

由上可知,鲍廷博所藏孤本元文宗《永怀》卷之归黄易,名为赠予,实际很可能是鲍氏窘困之下,意欲出让,而黄氏则通过友人居间,最终以酬谢馈赠的形式,有偿获取。

此事之外,《辑考》所收鲍廷博致黄易诸札中,犹有可供研究两人交游行事等采撷者,如据《辑考》订为乾隆四十三年(1778)闰六月一札

《辑考》中还有一些或许尚可资相关研究参考的记述,虽多近琐细,但因不见他处,故亦颇难得。如《辑考》所收朱锡庚致黄易之札

昨兰泉先生谈及足下宋拓五种所得之奇,言之娓娓,始知神物必有所归,必归于足下,始为得其所归。然得之既难,守之尤难。家藏华岳之碑,先大夫手泽如新,他日当与足下斯宝合藏名山,图以千古不磨之法,方为快事耳。

朱锡庚字少白,著名学者大兴朱筠(竹君)次子,读书好古,能世家学。“兰泉先生”即金石学名家青浦王昶。“宋拓五种”指黄易所得“汉魏五碑”,“家藏华岳之碑”则为当时在朱(筠)家的汉《西岳华山庙碑》华阴本,今皆已归北京故宫博物院,竟与札中预许“他日当与足下斯宝合藏名山”之愿相符,亦可算前缘注定。而“图以千古不磨之法”,似不明究竟具体何指。今华阴本《华山庙碑》匣盖面板等处,有镌刻各家题记者,其中包括黄易观款,不知是否即朱氏所谓“千古不磨之法”?如若是,则由朱氏此札所署壬子六月十又九日,可知黄易所题观款,至少在乾隆五十七年(1792)六月朱氏作此札时,应尚未付诸镌刻。而今所见黄易之题,仅“钱唐黄易观”五字,无署年。施安昌先生《汉华山庙碑题跋年表》

又如陆绳(直之)致黄易一札

《辑考》中还有行年稍早的金石学名家朱枫致黄易一札

富平县美原镇有田真人碑,模王右军书;又富平之六井有石幢,康玠行书。土人皆禁椎拓,云拓之辄雨雹。求之久而未得,以语车聘岩,曰:易耳。未几携二纸而来,云于夜间拓得,人固弗知,雹亦无有。

又前揭朱氏《题车聘岩中州访古图》一诗,因编在其《排山小集》卷三“续秦川诗”内,即朱氏札中所云“弟同小儿薄游关中,得金石文字颇夥……客中间有吟咏,积成卷帙”者,当亦作于关中,诗曰:

门接嵩山路(白句“门前便是嵩山路”,余在秦,故云。),淹留又十年。清游慚我负,高兴觉君贤。暮宿三龛雨,晴披二室烟。至今堪羡处,金薤满归船。

凡此,皆为其当年与车氏往来中的直接记述,也是有关研究中至今尚未见关注的难得史料。此外,朱氏诗集中还颇存其与同郡友人、印坛名家丁敬(敬身)往还之作,多可见两人交情。则世传丁氏所记有关车氏与《王居士砖塔铭》其人其事,亦很可能系其闻自朱氏者。

最后还需略说的,是有关《辑考》中无从反映的黄易与冯敏昌之交往。冯敏昌(1747-1806)字伯求,号鱼山,广西钦州人。乾隆四十三年(1778)进士,由庶吉士为翰林院编修,充《四库全书》馆武英殿分校,又任户部、刑部主事,并先后主讲河阳书院、端溪书院及粤秀书院等。其于诗文书画、金石史志,皆有造诣,有《小罗浮草堂诗集》《文集》,《河阳金石录》,并主修《孟县志》。而作为黄易好友翁方纲的门下之士,又有金石同好,且与翁、黄诸友潘有为、洪亮吉、王复、武亿、康钧仪等皆有交往,冯氏与黄易应该也同在圈内。今《辑考》虽经广搜博征,仍未见其片纸,实属一憾。而事实上,两人确有交往,北京故宫博物院所存黄易旧藏《熹平石经残石》《魏元丕碑》《宋拓范式碑》《成阳灵台碑》《朱龟碑》,以及《小黄门谯敏碑》诸册中,皆有冯氏嘉庆元年(1796)七月廿四日所题观款,《朱龟碑》内,还另见“乾隆乙巳七月廿八日安邑宋葆淳、长宁赵希璜、钦州冯敏昌同观于番禺潘有为京邸寓舍,敏昌记”。乙巳为乾隆五十年(1785)。又本文开首所举薛龙春先生《古欢:黄易与乾嘉金石时尚》一书中,亦曾据毛琛《俟盦賸稿》中《清秋登华图 黄小松为冯鱼山作》一诗,提及:“冯敏昌与黄易交往的资料虽不多见,但黄易也曾为作《清秋登华图》。”其实,冯氏《小罗浮草堂诗集》卷三十一(甲寅)即乾隆五十九年(1794)所作诸篇内,有《看碑图为黄小松司马赋》,其诗在纪咏黄易当年访碑历程及种种收获之后,又及与黄氏之交往:

渡河既枉索碑碣(余前在河阳修志,君曾札索碑刻。),登华更为图嶙峋(君曾为余作《登华图》,奇妙得为未曾有。)。乖离心情等胶漆,再见肝胆重轮囷。千年上下要努力,一官拓落堪羞贫(顷得君书,云年来贫与足下等,故云。)。

不仅亲述黄易为其作《登华图》一事,更记黄易还曾有札索求碑刻、叙说心境等。惟冯氏此集虽不甚稀见,而此诗却好像常常在有关研究者的视野之外,不知何故。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近年曾辑印黄易《嵩洛访碑日记(外五种)》,其书后所附“相关资料选辑”中,于历来题咏黄氏《看碑图》者,录钱大昕《题黄小松看碑图》、魏成宪《题黄小松司马易看碑图》,而未及冯氏所作。此外,冯氏诗集中还有《林外得碑图为何梦华上舍题》《题李铁桥得石图(李铁桥于济宁古松下得汉胶东令王君庙门碑,因为得石图,题其后)》诸篇,似皆可参阅。

责任编辑:彭珊珊

继续阅读下方的相关内容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Powered By 爱作文网 网站地图
鄂ICP备2021008830号-2